灶花
发布时间:2008-4-9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12707   编辑:总编信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袁省梅

    七号窗口的饭菜特别受学生欢迎,这跟灶花有很大关系,灶花在七号窗口卖饭。
    学校的饭厅很大,卖饭的窗口也有很多,特色花样却很少,大家好象商量好的,一家有什么,大家也都跟着八九不离十,白菜炖粉条,蘑菇烩油菜,清炒瓜条,红烧茄子……你若要一样,那不行,必须三样以上搭配。同学们不愿意。打一份蘑菇吧。灶花说,那可不行,几样拼起来才有营养。同学若说,可我不想吃别的。灶花一双好看的眼睛就迷成了缝,你这样可不好,不能挑食。少打点别的,好吗?灶花一说,那些挑食的也不挑食了,喜滋滋地端着饭菜吃去了。
    灶花真的是名副其实,当而无愧,不仅在所有窗口中最为漂亮,而且声音清脆,好听。吃西红柿鸡蛋面吗?好咧,西红柿鸡蛋面一碗。脆生生清亮亮的喊出去,可数的几块鸡蛋也好吃了许多,稀稀的一点西红柿汤汤也好象就该是那么多,再多,就不好吃了。灶花报饭,收钱,也盛菜。开饭时间,灶花戴一顶小白帽,穿一件白衣服,往窗口一站,七号窗口就拥挤开了,人满为患了。同学都说,灶花那衣服肯定改过。那个就说,肯定了,你不看人家是谁呀,灶花嘛。呵呵呵……哈哈哈…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逗闹一下还能缓解咕咕作响的肠胃。
    灶花听不见他们的话。灶花给人打工,老板就站在身后。灶花一点也不敢走神,打饭,收钱,找零,报饭……忙得脸上的笑都僵僵的了,画上去似的。
    饭厅的学生走的没几个了,他才来。急匆匆的脚步,踏踏踏,灶花不看也知道是他。灶花不知道他叫什么,有次同学喊他,葫芦,快点。灶花纳闷,可看看他大大的脑袋,细长的脖子,灶花笑了。葫芦不知道灶花笑什么,说,快,来碗炒面。
    灶花说,都成葫芦了,还不吃菜呀。
    葫芦一听,就笑了,笑的很不好意思,晃晃大脑袋,没时间呀,嘿嘿,我呀,就是吃的再多,再好,也比不上灶花好看。知道吗?浪费就是犯罪。
    灶花的脸就红红的,眼睛亮亮的,谁是灶花呀,听他们瞎说。说着趁老板不在,给葫芦碗里添了一勺红烧茄子。
葫芦小声的说声谢谢,赶紧吃饭去了。
    灶花的脸又红了,站在窗口,看他吃饭。吃完饭,葫芦忽然转过身,看着灶花,笑笑,摆摆手,才踏踏地走了。灶花的脸越发地烧了,愣愣地看着饭厅的大门。灶花看见那个高瘦的背影一遍遍在门口晃,一闪,不见了,可一眨眼,他又来了,还是那个背影,在灶花眼里如过电影一般,一遍遍重复播放。直看得灶花眼睛都疼了起来。
    高考的时间越来越逼近了,葫芦吃饭的时间也越来越迟。来了,几步走到七号窗口,不是一碗面,就是一份炒大米,要不然就是个饼子,默默地,吃完饭,又快快地走了。灶花看着他,有时说一句,吃好饭啊。有时也默默地,悄悄地给葫芦多打一勺菜,老板不在时,她就给葫芦碗底放个鸡蛋,或者几块红烧肉。葫芦看见肉或蛋,就会抬起头看看灶花,笑笑。后来,葫芦好像养成了习惯,每次吃完饭,都要抬头看看灶花,对她笑笑,才一晃一晃地匆匆离去。
    灶花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,每天总是希望饭厅的人快快离去,希望葫芦一晃一晃的身影闪现在门口。灶花知道,葫芦不是向她而来,没有她,葫芦一样要吃饭。但是,灶花还是盼望着。一想葫芦,手中的勺子就点错了,不是把丸子多打了,就是瓜片没有盛。还有几次,把钱也找错了,气得老板狠狠地骂她,说她心野了,魂跑了,逛荡得回不来了。
    可灶花还是没法管住自己,葫芦一来,灶花的心就回来了,兴冲冲的。葫芦的身影在门口晃一下,不见了,她的心也跟着晃一下,痛了起来。灶花知道自己是妄想,她连葫芦的名字也不知道,葫芦在哪个班,她更是不清楚,而她的名字呢?葫芦难道就知道吗?葫芦为什么要知道她呢?出了这个餐厅,她是谁呢?葫芦还会认得她吗?即使葫芦认识她,知道她的名字,又能怎样?看葫芦,盼葫芦,帮葫芦,也只能在这个小小的窗口。葫芦看她,也许不过是菜的主人,与这窗口的一把勺子、一个碗都是一样的吧。想到这些,灶花的心更痛了。灶花从没有这样的痛过,灶花喜欢这样的痛。灶花就这样一遍遍地想着,痛着,快乐着,盼望着。
    五月初的一天,葫芦买饭时,顺便给灶花递了个纸条,约灶花晚自习后小树林见。灶花的心颤抖
-->
Copyright 2006-2009 @ 中铝山西铝业版权所有   营销热线:0359-5041111 5043333   拟薄水铝石销售热线:0359-5041713
智能工程公司技术支持   0359-5048151   admin@jinlvw.com   [ 点击投稿 ]   晋ICP备09004755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