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面窗口的女人
发布时间:2009-9-2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8730   编辑:吕国栋
    哟,已经六点一刻了,她怎么还没回来呢?最近以来,每天下午,六点钟,厨房灯一亮,就看见她拢头发、系围裙,然后是忙着择菜、洗菜…… 

    我怎么也想不通,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,怎么会爱上厨房?怎么会每天每天坚持做饭?我的腿撞坏了,从住院到回家疗养,媳妇也没给我做过一顿饭,确切的说,自结婚以来,我俩就没在家里做过一顿饭。住院时,每天除了到食堂买饭,还是到食堂买饭。你不想吃食堂饭怎么办?为了一口饭,弄的我一身油烟味,还要耽误好多时间,值吗?怎么吃不是那一口呢?我知道你病了,矫情一下下,也就得了,一个老爷们,别没完没了的。媳妇嬉皮笑脸的,打开饭盒,吃吧,多吃点。今天是你爱吃的烧茄子和红烧肉。媳妇叨咕着,跟一只骚情的母猫一样,在我身边蹭蹭,揪揪我的耳朵,吧唧,亲了我一下,就眨巴着那双勾魂眼,头也不回一下,扭着屁股,走了。 

    我知道媳妇忙,腿断前,我也很忙。为了房子车子,不忙能行吗?我家的厨房虽然一应设施齐全,但都做了“样板工程”,完全一个摆设。就是我媳妇说的那句话,怎么吃不是那一口呢?填饱肚子,赶快挣钱。以前,我是完全赞同媳妇的这一吃饭观,还是这一观念的积极倡导者和大力支持者。可这不是腿断了吗?我也不知道,这腿一断,怎么让我变的矫情了起来,动不动就怀旧,动不动就想家,想老妈,想老妈的手擀面、面疙瘩汤,想念那些有着家居气息人情气息的“清汤寡水”。媳妇说我妈做的饭是“清汤寡水”,而我偏偏馋那一口“清汤寡水”。媳妇就笑的嘎嘎的,阴阳怪气的样子,实在可恶。 

    嘿,她回来了。对面窗口的女人——我必须声明一下,我这人不知是不是君子,但绝不是小人,心胸还差不多坦荡加光明,绝没有窥探他人隐私的癖好,实在是腿断了,哪里也去不了,电视也看够了,网游也游累了,就拄着拐杖来到窗前,看飞鸟,看流云。眼睛就要疲惫的时候,就看见了对面窗口的女人——每天晚上都在厨房里忙碌的女人,择菜,洗菜,切菜,炒菜……直到她把炒好的菜一盘一盘端离厨房。而她在厨房里的每个动作都让我痴迷,让我对她充满想象和好感,也成了我每天晚上必看的一档节目,一档赏心悦目的风景。 

    哦,她开始择菜了,她的耳朵上依然别着耳机,长长的线在她耳旁荡来荡去。她的嘴动着,她一定是唱着歌——每次做饭时,她的嘴都在微微动着,透过望远镜,有时还能看见她微微笑一下,头也微微点着,肯定是跟着音乐打节拍呢。这样心情做出来的饭菜,绝没有不好吃的道理啊。女人开始切菜了,窗台挡住了我的镜头,我看不见她的刀工如何,只看见她依然哼着歌,肩膀一耸一耸的,用力的样子。啊,切到手了吗?她怎么捧着手,转身出去了呢?肯定是伤的不轻,黑的耳机也在猛然转身时拽的掉在肩上。唉,怎么这么不小心呢?这下好了,这个晚饭要泡汤了。我陡然心生遗憾,好像那饭是做给我的。其实我的晚饭早就放在桌上了。媳妇买的烧茄子红烧肉,闻一下都让我反胃。唷,她又来到了厨房。我,又看见对面窗口的女人。 

    明显的,她切菜的速度慢了许多。手破了,肯定不得劲啊。这个傻女人,不就一顿饭吗?就是做保姆,少做一顿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她,给谁做饭呢?我敢肯定,她肯定不是这家的保姆。那,她的家人有谁呢?她每天都在给谁做饭呢?她丈夫?孩子?每天能吃到女人精心做的饭菜,她的家人是多么的幸福和快乐啊。只是,这个窗口,我每天看到的,只有这个女人。 

    女人开始炒菜了,手指伤了的女人还是跟以往一样,舞动铲子,唱着歌,满脸幸福的翻炒,搅动,添水,加盐……尝一口,烫的她直吐舌头。三下两下,菜好了。她小心的装盘,端起盘子又闻一闻,微微笑笑,就把盘子端着出去了。 

    厨房的灯灭了。我也饿了。我最喜欢的烧茄子红烧肉兀自泛着油光,难以勾起我的胃口。拄着拐杖,我来到我家的“样板工程”——厨房。崭新的厨房没有油烟味,没有饭菜的香味,甚至没有人光临的记忆,这样的厨房,还是厨房吗? 

    夜很深了,媳妇才回来。媳妇很累,我却很激动。我告诉她我想在家做饭,从此以后,天天在家做饭。她像看怪物一样,瞪着我,哟,这么潇洒的男人,怎么突然的爱上了厨房?这腿断了,脑子也跟着短路了?她装腔作势的摸着我的额头。 

    去去去,我拽过她的手,放在胸前,摸摸,这儿,以前是冰凉的,现在,它火热了,滚烫滚烫的,充满了阳光。媳妇大人,咱再忙,也得吃饭,是不?做饭,花不了多少时间的。我还动情的告诉她,从今天开始,我,喜欢上了厨房。厨房里的人,男人女人,都是美丽的。 

    咯咯咯,还生活比蜜甜哩。媳妇不听我把话说完,就笑的直不起腰,我可有话在先,做饭,是可以的。我做饭,是绝对不可以的。至于吃饭嘛,我,是可以考虑考虑的。她抓挠着我,笑得嘎嘎的。 

    我不跟她嬉闹,我是认真而严肃的。我拉着她的手,把她拉到窗前,指着那个已经黑乎乎的窗口,给她讲那个每天做饭的女人。那个每天一边做饭一边唱歌的美丽女人。 

    没想到,媳妇对我的偷窥一点也没有惊讶,或者追究,而是一副不屑的样子,哈哈,看样子你是受了那女人的蛊惑,才对做饭产生了冲动。我不高兴她说什么蛊惑,明摆着贬义词嘛。她不理我,接着说,那女人有病,你知道吗?神经病。男人和她离婚了,她不敢面对现实,每天还是如以往一样,做男人爱吃的饭菜,等男人回来。因为当初那男人就是因为吃了一顿她做的饭,才喜欢上她的。她相信男人还会喜欢她做的饭,还会回来。做的饭,谁也不让动,第二天,她的父母看她不注意,就把饭菜倒掉,或者送给小区门卫的狗吃了。她呢,认为男人吃了饭,晚上就接着做。 

    媳妇狂笑着,转身走了。我站在黑黑的阳台上,看对面那个黑黑的窗户,想窗户里的那个女人,她,是否还在餐桌旁守着一桌子的饭菜,等候?
文/袁省梅
-->
Copyright 2006-2009 @ 中铝山西铝业版权所有   营销热线:0359-5041111 5043333   拟薄水铝石销售热线:0359-5041713
智能工程公司技术支持   0359-5048151   admin@jinlvw.com   [ 点击投稿 ]   晋ICP备09004755号-1